4166am金沙登录

4166am金沙登录

当前位置:4166am金沙登录 > 新闻中心 > 人物风采

长波事业六十年 老树繁荣新树生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2日 编辑:任皓岩

  在这个人人只需打开手机就能够为自己定位的时代,“长波导航”更像是一个新的名词。许多人不知道它指的是什么,更不知道它的意义。但对于 20 所来说,回顾这六十年来“长波导航”事业发展史,可谓百转千折, 波澜壮阔。一代代长波人薪火相传,绵延不息。

  第一代——长波奠基人

  1957 年,世界上第一个罗兰 C 台链在美国研制成功,并在全世界广泛开展建设。20所从上世纪 60 年代就开始了相关技术的跟踪发展,开展技术的自主研制之路。通过十几年的技术探索、积累与突破,培养了最早一批的长波系统设计师、长波发射机设计师、长波天线设计师等各方向科研人员,孵化出了一系列最早一代长波技术。长波导航之树开始成长。

  70 年代中期,我国第一台 300KW 脉冲包络电子管发射机在陕西天文台(现国家授时中心)投入使用。历时十余年,长波之树终于结下了它的第一颗果实。

  然而自主研制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在我国第一代长波发射机如火如荼研制同时,国外由于大功率真空电子管辐射安全问题,逐渐淘汰此技术的使用。面对问世即淘汰的尴尬局面,第一代长波人满心无奈。翻开这一时期长波导航人写下的一篇篇尘封的论文,无意间发现类似这样的话语,“八五年,罗兰 C 系统采用固态发射机设计……因而,原来的天线方案统统舍弃……”。“放弃”、 “统统舍弃”,字里行间,看得出有万分的不舍,但更多的是壮士断腕的勇气,这是为追赶技术发展的步伐必然付出的代价。

  所有的时间节点聚焦到了 1985 年,这一年,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再次发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声音。如何让“长波导航”技术进步, 20所第一代长波人作出了他们的表率。他们紧随时代步伐,打破旧思路, 放下老包袱,收起军功章,挑起新任务,一切从零开始,彻底放弃陈旧的技术方案,以某长波导航台链建设为契机,与国际接轨,再在长波导航领域种下一颗新枝。他们一边努力更新大脑里的旧知识,一边探索发展自己的新技术,并没有放弃自主发展之路。

  努力必然会有收获。1979 年,国家正式批准建立“长河二号”导航系统。1984 年某台链开始建设,1988 年基本建成,1989 年 4 月试播信号。1990 年,一期某台链投入试用并通过国家鉴定。也就在这年,1990 年 8 月 18 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布消息,“远程无线电导航系统建成”“中国船依赖天文导航将成为历史”。1992 年 2 月 10 日,人民日报又在头版发布消息,“大型远程无线电导航系统建成”“突破十多项世界技术难题 跨入国际先进行列”。两则头条消息虽小,可意义是深远的。

  1993 年,采用全套国产化设备的两条台链也相继建成。1994 年 6 月23 日国务院国函字 60 号文批复交通部和海军同意系统对国外用户开放。

  终于,历时 15 年,长波导航人又一次将自己种下的树苗培养成参天大树, 瓜熟蒂落。“长波导航”事业的发展也是突飞猛进,民用的渔船、轮船,军用的各型舰艇、潜艇、飞机,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使用我们的长波导航,越来越多的接收设备开始交付用户。

  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批长波人虽然已经老去,但他们为我国、为我所“长波导航”事业所做的奠基之举,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第二代——长波授时人

  进入二十世纪后半段,卫星导航逐渐从众多导航手段中脱颖而出,其终端设备以更低廉的价格和更高的授时与定位精度,逐渐占据市场,挤压了几乎其他所有的导航手段的市场,当然也包括长波导航。九十年代末, 还沉浸在三个导航台链建成喜悦当中的长波导航人,又面临了在七十年代末同样的问题——如何促进 “长波导航”技术的进步和突破。

  《尚书·尧典》有言,“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授时这门古老的技术,看起来虽不那么起眼,但在中国历朝历代都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传统的长波系统也可进行较低精度的授时,但如何让长波授时技术这颗老树开新枝,获得更高的授时精度,这个问题摆在长波人眼前。二十世纪八十年末,欧洲最先开展了 Eurofix 技术的研究,将罗兰C 的通信功能与授时功能结合。在九十年代验证了其可行性,并开始使用。将新的授时技术与传统长波技术相结合,成为了当时长波人面临最艰难的一次挑战。

  20所这一时期的长波导航人紧随世界技术发展的新趋势,摇身一变成为了长波授时人。技术方面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引进的了,一点一滴都要靠自己再一次的自主探索、自主创新。

  那段日子的辛苦与快乐,是这些经历过的老专家们至今仍津津乐道的。2006 年,国家授时中心进行长波发射机改造,使其具备授时功能,之后其他6 个导航台也要陆续进行授时功能改造。时间紧,任务重,这段日子里, 他们加班加点,不能停歇。

  齐鹏辉、杨安民等经历过那段日子的老师傅们给我们讲,当时他们最开始对“长波导航”这套东西的理解也都是他们的师傅一点一滴教给他们的,虽然辛苦,不过也乐在其中。可是到了他们自己主导进行改造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前方的道路有多么困难。为了小型化和数字化,原来整整一个机柜的模拟电路控制逻辑,数字化后需要压缩到几块板子这么大的地方。这不光是结构尺寸的变化,更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整个机柜的电路设计原理通通消化才能做到,而一个机柜的全部图纸摞起来甚至比人还高。更何况他们的改动还要按照新体制全新设计。既要兼容老的,又要顾及新的。而且这样的机柜还不止一个。对所有人来说真是难、难、难,难于上青天啊!

  除了克服工作难度大带来的精神压力,还要克服身体的极限。听高锐、李君一两位女师傅讲,她们当年除了把全国 6 台3 站都跑了无数次,还要到边关海岛、大漠戈壁、雪域高原。每次都要提着接收机,扛着天线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她们笑着说那根天线的支撑杆很长,不好拿,扛着的时候总觉得像个“金箍棒”。

  这个“金箍棒”我也扛过,很沉,扛的时间久了, 肩膀也很不舒服。但我们的长波授时人就是扛着这根“金箍棒”,扫除了长波授时技术“西天取经”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这“金箍棒”就是他们的精神标杆。2008 年,当我国所有长波台站都完成了授时系统改造的那一刻,我想所有经历过如此艰辛路程的长波授时人的脸上应该也都挂满了喜悦笑容吧。

  第三代——长波年轻人

  2018 年后,随着国际上增强罗兰等新体制新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发展, 全世界的罗兰 C 导航事业又迎来了新一轮的春天。这一次 20 所紧紧跟上了时代发展的脚步,没有错过。培养新人才、使用新技术、探索新体制成为长波人的共同心声。这一年的导航分所成立了新的长波导航团队,年轻人的比例占到了一半以上。研究新技术,开发新方法,总结新规律,获得新成就,这是老一辈长波人对新人的殷切希望和嘱托。半辈子时间与长波接收算法打交道的李君一师傅对我们这些年轻一代说过:“我们之前搞长波接收机,走过太多弯路错路,陷到传统的思路中拔不出来,你们现在有更新的思路,更多的方法,更好的平台,就应该大胆创新,往前走,不要束缚住自己的思想”。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只有在技术领域不断创新,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2019 年以来,这支年轻的团队集中发力,他们思想上天马行空,工作中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技术难关。新组建长波接收团队通过两年时间,就成功研制出新一代的接收样机。中间的艰辛却不为人所知。为了抓紧时间完成任务,他们加班加点,甚至连续 3 个半月没有休过一天假,晨出宿归,披星戴月。软件负责人杨哲,为了获得第一手的试验数据,遍历中原大地的各个试验区,一连出差 2 个多月,妻子怀孕即将临盆的关键时期却不能陪伴,留下许多遗憾。天线负责人许奎,在外无技术支撑、内无知识储备的条件下,从一个电阻一个电容开始,不断的试验,不断的试错,屡败屡战后,终于在他的手上诞生了我们第一个长波小型化磁天线。然而每次体检他的心脏指标都是异常,医生建议他不要如此拼命工作,可是他仍旧每天带病坚持在工作岗位上。功夫不负有心人, 项目终于在 2021 年初的机关评审后圆满通过,新一代长波人也用自己的努力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打印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