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登录

4166am金沙登录

您的位置: 4166am金沙登录 > 新闻资讯 > 基层动态

鲁崇德:服从国家需要,一生潜心电波传播研究 | 70周年·同心同行

来源:默认部门     作者: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0日              

  

  我生于旧社会,成长于新中国。

  十四岁那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了新中国的开国大典,兴奋地聆听了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新中国的成立。从那天起党和国家无时不刻地教育我要成为一个为人民利益服务的人。

  在北京四中高中即将毕业时,教导主任把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召集到办公室,希望我们能听从组织的意见,报考军工性质的高校——北京工业学院无线电系。于是我放弃了自己原来的打算,服从祖国需要,到了北京工业学院雷达专业学习。

  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电子所电波传播及天线研究室工作。几年后,根据国家和电波科学发展的需要,计划成立独立的电波传播研究所(即中国电科22所)。吕保维院士成立以自己为组长的新所筹建组,这个负责技术方面的筹建组的成员有熊皓、游德、焦培南和我。从此我就参与了繁忙的筹建新所的设计工作和具体的仪器、图书收集工作。新所原确定建立在北京,后由于国家的安排改建在新乡。

  这样,我就遇到了诸多的个人问题:首先我的专业并非电波传播,其次,我的爱人黄惠音是清华大学为建立雷达新专业教学而专门引进到学校的,单位不愿放人。此外,如果我们走了,北京家中仅留下老母一人,我家在北京市中心还拥有一套四合院。

  当时研究室里非电波传播专业并在北京有家的技术人员大都留在了北京,为了祖国的需要,我没有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把四合院卖了3000元钱,把老母亲安排到一位老乡的一间小屋居住,请老乡照顾,把多余的家具送给了要结婚的同事就来到新乡。新所领导最后还通过北京市委将爱人黄惠音从清华大学调到新乡。

  到了新乡后发现环境变化很大,习惯了北京的高楼大厦,而这里看到的是简陋的平房办公室,房子的墙上还留有水灾后的痕迹。我们的工资也由于地区差别而下调。但是我和大家一样,没有任何犹豫,安排好家务立刻投入到建设新所的工作中去。

  回忆我几十年来科研工作的生涯,除了科技管理工作外,我还负责了微波折射率仪的研制、核爆电磁脉冲探测设备研制及现场探测以及石油电子勘探设备等课题。

  微波折射率仪用于研究电波在对流层中传播折射特性。它要求能定量地确定在不同的地区和季节的气象条件下,大气的折射率随高度和空间上的分布,对修正雷达定位误差及其他应用有很大的意义。

  当时国内没有这种折射率仪,而此项研究所需的相关技术是多方面的,特别是微波技术。我是该课题的负责人,团队成员都是刚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年轻人,大家有闯劲儿,但缺乏多方面的基础知识。在困难面前不能打退堂鼓,外国人能做的中国人也一定能做,为了掌握所需技术,我带领大家延续在大学学习的习惯,每天一起早晚自习,互相分章讲课,通过艰苦的自学,提高知识水平,逐渐适应了工作的需要。此外我们还采取了走出去求教,向有关的老师学习,我们小组曾集体到上海科技大学学习微波稳频技术,得到学校无私的帮助。

  研制微波折射率仪,微波腔体是关键部件。制作材料应是膨胀系数极低的特殊合金,加工工艺要求也极高。当时我们国家还没有生产过这种合金材料,我们所内更没有所需的高精度的加工设备。上海钢铁厂为我们专门冶炼了有关的特殊合金材料。加工协作单位的工人师傅和工艺人员成立了公关小组,经过不断研究和试验,终于攻克诸多难关,完成了腔体的制作。经过研制小组不断努力,整机最终通过了飞行实测,完成了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

  从这项研究中我深深体会到:坚定意志、不断自我学习、开创新思路、加强团结协作,是极其重要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建设进行重大的结构性调整,随着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的转移,军工部门在保障军工需要的同时,提出“军转民”的调整策略。我所作为以军工为主的研究所,也开始探索如何为国民经济服务,并起步走向社会寻找发展机会。

  我当时是研究室副主任,也开始走出去探索社会的需要,最有成果的是和中原油田的合作。

  在与中原油田有关人员的接触后,考虑到石油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以及石油生产部门的实际需要 ,我向所领导提出开发石油电子设备的设想。因为开展石油电子设备研究,不仅可以弥补当时石油勘探仪器的不足,帮助油田解决急需,也会对我所的人才培养以及设计和加工能力起着极大的提升作用,同时也能为我所提供相当的发展资金。

  所领导经过研究,同意了这个意见,开始和中原油田的各项合作。首先派遣了所里优秀的外语人才,到油田协助开展外事工作,得到了他们的好评和信任。继而一个接一个地研发了各种不同功能的测井仪器,对油田形成了强大的技术支撑。

  由于石油开采技术的迅速发展,不久油田又开始用大量外汇引进国外先进的数控测井系统。这将势必冲击或淘汰国内原有的测井仪器包括我所倾力开发的全部仪器成果。我们面临退出石油电子仪器开发工作的境地。

  

  此时,我建议开展更适合我们国情的国产小型数控测井系统的研究工作,这个系统既有先进的数控功能,又可挂接原有的国产井下仪器,为国家解忧,也为我所的石油电子设备开发工作得以延续发展。最终我们自己开发的数控测井系统得到了众多油田的欢迎和采用。

  此外,我还主持了研制综合测井仪这一重大开发项目的投标工作并成功中标,扩大了我所在中原油田的技术开发工作。另外,我们还参加了石油部的随钻测井可行性研究投标工作,最后中标。这两个重大开发项目在大家共同努力下都获得非常可喜的成功。

  那时,研究所以极大的热情引领石油电子开发工作,集中了所需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约300人,保证了开发工作的顺利进行,保证了与各油田的合作不断深入发展。年轻的科技工作人员,后浪推前浪,更努力地拼搏,终于形成了后来的以系统工程事业部为核心、以机械厂和电装车间为依托的科研生产体系,生产下井仪器、数控地面设备、综合录井仪、随钻测井仪等四大系列上百个品种的石油电子产品,成为国内产品门类较全的石油电子仪器研制生产单位。

  时代的大潮流奔腾不息,透过历史的云烟来到2019年。我庆幸生活和成长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和祖国同心同行70载。祖国正在蓬勃发展,已是耄耋老年的我,祝福我们的祖国明天更美好,未来更辉煌。

打印  |  关闭
分享到: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